十八洞村的今天,精准扶贫结出

作者:机构设置

老人们在村口摆起小摊,向来自各地的游客推销自家产的猕猴桃、花生、腊肉等,游客时而驻足品尝,时而与老人们攀谈。

这几年村民感觉最大的变化,是村里旅游经济发展起来了,每天游人如织,人气越来越旺,目前日均接待2000人以上。被习近平总书记亲切称为“大姐”的石拔专老人家是村里有名的“网红打卡地”,每天去的人最多。开民宿的村民杨秀富遗憾地说,只可惜自家房间太少,人一多就住不下。

乡村旅游之外,还有养殖湘西黄牛、种植猕猴桃等产业。

在精准扶贫政策的带动下,村里实现从“输血”到“造血”的转变,且“造血”功能日益强劲。2017年,村里人均纯收入达到一万余元,顺利摘掉祖祖辈辈头上戴着的穷帽子。

十八洞村的日子好起来了,知名度也越来越高。近年来,该村先后获得“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全国乡村旅游示范村”“全国文明村”等荣誉称号。电影《十八洞村》在全国热映后,这个小山村更是声名远播。村民们讲,过去出门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十八洞村人,现在都以十八洞村为荣,一说十八洞村就感觉腰板很硬、底气很足、精神很好。

2015年元旦,两人高高兴兴地结了婚,43岁的施全友终于成功“脱单”。

几年时间里,花垣县对十八洞村的扶贫工作紧扣“精准”二字,下足绣花功夫。精准识别贫困对象,精准发展支柱产业,找准村里所具备的劳务经济、特色种植、特色养殖、苗绣、旅游服务五个优势。同时,精准改善基础设施,先后实施农村“五改”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此外,精准建设民生事业,精准创新扶贫机制,发展猕猴桃产业,是村里创新扶贫模式的生动实践。

深山盼梦圆

三年来,当地贯彻精准扶贫成效如何?去年12月,《民生周刊》记者前往该村采访。

这首苗歌是早些年十八洞村人生活的真实写照。贫穷如同一顶摘不掉的帽子,紧紧扣在村子的头上。守着大自然馈赠的秀美山水,守着几亩薄田,日子过得不尽如人意。

苗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优美动人的苗歌把苗寨人的生产劳作、生活习俗、喜怒哀乐描绘得惟妙惟肖。在过去贫困的日子里,十八洞村传唱的更多是生活的艰辛和无奈:“苗家住在高山坡,坡上芭茅石头多。不通公路水和电,手捧金碗莫奈何。”现如今,脱贫攻坚使苗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十八洞村的苗歌又唱出了生活的甜美和喜悦:“吃住不用愁,衣着有讲究;增收门路广,票子进衣兜;天天像赶集,往返人如流;单身娶媳妇,日子乐悠悠。”

图片 1

曾经的十八洞村,因交通闭塞与世隔绝、自然禀赋先天不足、村民观念陈旧落后,成为极度贫困的村庄。

坐下来拉家常,热情好客的苗寨人算开了账:土地流转,每年有流转金;水厂开工,上班的每月拿工资;乡村旅游势头很好,农家乐生意火爆……每家每户都有多条增收渠道,口袋里票子明显多起来。2016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8313元,实现整村脱贫;2018年,这个数字又增加到12128元,是5年前的7.3倍,原来几乎空白的村集体收入每年也有了50余万元。收入增多了,生活条件自然改善。从前苗歌里唱:“三沟两岔穷旮旯,红薯玉米苞谷粑。要想吃餐大米饭,除非生病有娃娃。”现在则是火塘上长年挂着腊肉,新鲜时令水果家家有。男男女女衣着一新,许多人平常都打扮得如同节日一般。

现在,村头“农家书屋”里,《冬桃病虫害的预防与治理》《科学养羊》等书籍成了抢手货。

嘹亮山歌拨开薄雾,灶房炊烟升起,十八洞村的一天,在忙碌中推开日子的窗户。

精准发展特色产业。十八洞村的干部群众清晰地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在院坝里同大家座谈时,希望大家“把种什么、养什么、从哪里增收想明白”。村里人均耕地只有0.83亩,并且地块零碎分散,无法规模利用,他们就转变思路搞“飞地经济”,在县农业科技园异地流转土地1000亩,村民以产业帮扶资金和自筹资金入股,集中种植优质猕猴桃,2018年获得收益88.5万元,预计未来会稳步增长。十八洞的山泉水甘洌洁净,富含矿物元素,他们就利用资源入股,与企业合作建成十八洞山泉水厂,村集体每年可获得保底分红50万元。十八洞村自然风光秀丽、山林资源丰富、苗族文化保存完好,但这些资源长期开发利用不足,他们就围绕发展乡村旅游这条主线,按照农旅一体化的思路整合资源,着力打造“旅游+”产业体系:成立农旅农民专业合作社,根据乡村旅游需要流转村民土地,统一规划开发;成立旅游开发公司,打包开发全村旅游资源、管理旅游产业;大力发展苗绣、黄桃、油茶、蜂蜜等民族工艺和绿色环保产业,为乡村旅游增色。“抱团”发展带来了规模效应,2018年全村共接待游客3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00余万元,同时带动了民宿、农家乐的发展。他们还因户施策,通过组织外出学习、开展技术培训、进行市场对接等方式,使家家户户根据自身实际找到了致富门路:厨艺好的,开饭店;有多余房子的,办民宿;会说普通话的姑娘小伙,当起了导游;老年人就是在家门口摆山货摊,也有一些收入。

而后,他在山坳里修建了多功能牛圈,引来山泉水,当年养牛净赚2万多元。2016年,施关保养了黄牛28头,再加上其他农作物的收益,他掐指算了算,大约可收入7万元。

在十八洞村,真的看见了绿水青山,看见了朴素的笑,也看见了苗寨人红红火火的日子,犹如屋檐下挂着的辣椒,把内心的幸福和阳光一起调和成生活的味道。

作为“精准扶贫”重要思想的首倡之地,十八洞村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让“精准”二字在这里落地生根。

施进兰在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改善村庄时,不搞高大上的项目,不大拆大建,按照“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建设与原生态协调统一、建筑与民族特色完美结合”的要求,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按照“修旧如旧”原则,保持原有风貌,展现民族特色,保存苗寨风情,将本村梨子、竹子、飞虫寨主景区打造与房屋改造、改厨、改厕、改浴、改圈等“五改”工程相结合,完成了民居改造。

进了村子,青石板铺路,踩踏有声,青草点缀。黄泥竹篾的苗族房屋,依山就势,立在半面坡上。村内干净整洁。有人在商店忙着给游客介绍土特产,有人赶着骡子运送建筑材料,有人正在为苗家乐准备一天的食材。一切素净清心,一切恬淡自然。枯藤老树,在房前屋后生长着新芽。鸟鸣婉转,如珠玉般溅落在瓦片上。远眺,群山碧绿,云雾像面纱,缭绕在山腰。

精准识别扶贫对象。十八洞村认识到,精准扶贫首先就要把真贫识别出来,解决好“扶持谁”的问题。为防止出现“穷人落榜,富人上榜”,村里建立规范化、程序化的识别机制,明确“九不评”标准,严格实行“户主申请、群众评议、三级会审、公告公示、乡镇审核、县级审批、入户登记”的“七步法”,确保规则公平、程序规范。为避免闭门搞识别产生“优亲厚友”的嫌疑,村里将评定贫困户的权力交给群众,实行全程民主评议、民主监督。由此识别出的136户533人,经公示大家都没有意见。村民们说,虽然大家对贫困的看法和感觉不一样,但是标准明确了、程序规范了,就算评不上自己也心服口服。

村内巉岩高耸,涧水幽蓝。

我常想,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乡村的繁荣。而新时代的乡村该是怎样的模样,我想,十八洞村给出了响亮的答案。

精准激发内生动力。过去,一些贫困户抱有等靠要思想,对通过自己奋斗过上好日子不敢信、不敢想,更不敢干。驻村工作队和村干部深刻认识到,扶贫先扶志,治贫先治根,必须把村民的精气神真正提起来。他们通过换届,把讲政治、有文化、能力强、群众信任的能人选出来,建强村支两委,发挥班子引领作用。十八洞村是合并村,为避免村合心不合,他们就举办篮球赛、文艺晚会,组织苗歌会、赶秋节、过苗年、鹊桥会等文体活动,把村民的心往一块拢、情往一处聚。他们注重发挥典型带动作用,开办道德讲堂,评选表彰“最美脱贫攻坚群众典型”,激发群众争当先进的热情。他们创新推行“群众思想道德星级化管理”,对每个村民当年的行为表现进行量化评比,并以户为单位确定星级、张榜公示。村民说:“星级化管理这招真绝,当典型还是拖后腿都贴到了家门口,谁想排后面啊!”如今,十八洞村个个精神焕发,人人信心满满,不仅致富决心大、干事劲头足,而且对村里的事务也更热心了。5年来,对于村里各种公共建设,村民累计自愿投工投劳3000余个工日。曾经在会场吵着要钱要物的龙先兰,现在成了村里的养蜂大户,带动本村12户人家养蜂致富。

看到照片,孔铭英开始半信半疑,最后决定还是再来十八洞村看看。再次来到十八洞村,孔铭英被村里的变化震撼了。

午饭是在村里的苗家乐吃的。柴火炖的鸭肉、小炒熏肉、南瓜汤、炒青菜、烩豆腐,就着清香的米饭,还有下饭的辣子酱,竟然那么好吃。甚至连平日吃惯的土豆丝,也是那么合胃。我们围桌而坐,连连称赞,好吃好吃。一桌饭菜,吃得干干净净。灶膛里的余火,温暖了屋子,饭香和着人们的欢声笑语飘向窗外。

从村口以参天大树为造型的迎宾拱门出发,通村道路已变成水泥道。走进村子,房前屋后都铺着平整干净的青石板,风格一致的苗族民居修葺一新,黄泥竹篾散发着自然的芳香。屋里都经过了改水、改厨、改浴、改厕,厨房清洁,厕所干净,家家喝上放心水,户户用上安全电。村里有了邮局、银行,还建起农家书屋和诗社。村民们感慨:“看看现在条件这么好,真不敢想象以前那种道路坑洼泥泞、屋子破旧矮小、厕所透风漏雨、猪仔就睡在床铺下的日子。”

古老苗寨焕然一新

在吴满金的补充下,龙先兰腼腆地讲完自己的故事。此刻,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四五年前的“酒鬼”,竟然“脱胎换骨”,变成一个敢干、肯干、会干的“致富模范”。而这一切,都是精准扶贫的功劳。

苗歌唱变迁

2014年初,县里扶贫工作队来到了十八洞村,龙秀林是当时的工作队长。

几年来,在十八洞村,精准扶贫工作的开展,焐热了全村人的心。“等靠要”的人少了,“主动干”的人多了。像龙先兰一样,大家从过去“要我干”,变为“我要干”。现在,村里的特色种植、养殖初具规模,乡村旅游热火朝天,电商扶贫成效初显。

十八洞村位于湖南湘西花垣县,是武陵山区腹地一个苗族聚居村,因村里有18个天然溶洞而得名。这里虽然山奇水秀,景色怡人,但因为交通闭塞,处于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群众生活长期徘徊在贫困线以下。2013年,全村225户939人,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668元,贫困发生率高达57%。

腊月的十八洞村,腊肉飘香。村口的石碑上,“精准扶贫”四个大字格外引人瞩目。村内,黄泥竹篾的苗家宅院,青草点缀的石板路,让人赏心悦目。

屋外,篱笆架上的葫芦仿佛在荡着秋千,一株倚石而眺的樱桃树正舒展着枝叶,一条条石板路在行人的脚步声中伸向未来。

驻村工作队队长石登高告诉我们,脱贫只是致富奔小康的第一步,十八洞村在各方面还有不小差距,接下来一定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撸起袖子加油干,做好乡村振兴大文章,瞄准建设“中国最美乡村”的愿景,全力打造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升级版”,组织全村干部群众向着全面小康阔步前进。

他告诉《民生周刊》记者,按照总书记的要求,不能搞特殊化,但不能没有变化,要可复制。

2013年11月3日,用施芳丽的话说,做梦也没想到的一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村。对十八洞村人来说,这一天,是会被历史铭记的一天。总书记走进苗寨,与苗族同胞促膝谈心,提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十六字方针。

写好精准篇

2017年2月18日,记者从湖南省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获悉,包括十八洞村在内的1053个贫困村脱贫出列。

在村口,村民们身着盛装,拉着“十八洞欢迎您”的横幅,端着米酒,迎接宾客。要进村,得喝拦门酒。苗歌不停,酒不停。当然,能跟阿妹对上两首歌,定会掌声四起。

“雨露阳光,润我家乡,饮水思源,自立自强。”这是十八洞村新修订村规民约的开篇语。十八洞村的脱贫实践充分说明,只要有志气、有信心、有干劲,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爬不上去的坡。

与秀美风景形成对比的是,因深处大山之中,人多地少,生存条件恶劣。全村225户、939人,人均耕地0.83亩。村里的劳动力大多外出在浙江一带务工,留在村里的非老即小。

“山沟两岔穷疙瘩,每天红薯苞谷粑。要想吃顿大米饭,除非生病有娃娃。”

踏着苗歌美妙的旋律,我们真切感受了这个小山村今昔两重天的时代变迁。

更令人欣喜的是,“精准扶贫”激发出了走出贫困的志向和内生动力,人心不再“贫困”了。

前两年,听说村里要发展特色产业,在浙江打工多年的施芳丽夫妇回来了。借助优惠政策,小两口办起了原生态蜜蜂养殖。2017年初,村里招讲解员,施芳丽积极报名。她的身份从一个“打工妹”变成“养蜂人”,最后成了讲解员。每一天,她都用自己的笑容迎接着八方宾客,自豪地介绍着家乡的巨变。

2013年11月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来到这里考察调研,首次提出“精准扶贫”的重要思想,使这里成为我国脱贫攻坚历程中具有“地标”性意义的地方。5年多来,十八洞村在上级党委和政府领导下锐意进取、积极探索,走出了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精准扶贫之路。

记者见到施全友是在上午10时左右,他正在厨房打扫卫生,为中餐做准备。他告诉记者,经营农家乐收益比在外务工高得多。去年买菜用的二手面包车已换成了一辆崭新的“五菱荣光”,最近又买了一辆10万元的小汽车。

“山青青,路宽敞,十八洞的今天变了样,唉嗨嗨……”

过去,因为村里太穷,小伙子在外面谈朋友都不愿把姑娘往回带,生怕吓跑了人家。正如苗歌里唱的:“有女莫嫁梨子寨,一年四季吃野菜,山高沟深路难走,嫁去后悔一辈子。”2013年,村里35岁到55岁的单身汉就有39名。如今,已有30人脱贫又“脱单”,媳妇全是外村人,不少人家还抱上了娃娃。

“变化主要集中在村容村貌、村民精神面貌和产业三个方面,而这些可以复制。”十八洞村村委会主任施进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龙先兰原生活穷困,老人留下的破木房摇摇欲坠,连灶都是用几块土砖随意堆起来的。天长日久,染上酗酒的恶习,走到哪,喝到哪,醉到哪。

如今,脱贫后的十八洞村民,对我们党、对习近平总书记充满了朴实真挚的感恩,对未来致富奔小康的前景充满了美好憧憬和强烈期盼。总书记亲切看望过的75岁村民龙德成,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入党。她说:“今天的好日子都是党给的,看到有人来我家堂屋入党宣誓,我感觉这支队伍特别光荣。”已经开了两家农家乐的村民杨超文,谈到打算目标更远大:“我以后要开农家乐连锁加盟店,不管开到哪里,味道必须是‘十八洞’的。”苗族汉子施六金则想把自家房屋让出一部分来,给苗族制作手工银饰的匠人使用。他说:“这个房子位置好,我想提供一个平台,让大家把苗族文化传承下去。”

施进兰告诉记者,这两年村里有多人相继脱单。

年轻的导游施芳丽身着苗族服饰,满脸带笑。活泼开朗的她,给我们介绍着村子的情况。她对家乡这几年发生的变化充满自豪,幸福感溢于言表。

△十八洞村民居改造后。

2014年初,扶贫工作队队长将他作为联系户,反复鼓励引导,并进行资助。他试养了四箱蜜蜂,当年收入五千多元。2015年,到周边村寨及县内外的一些养蜂基地取经后,他贷款三万元修蜂箱、引进蜂种、扩建蜂场,成了远近闻名的养蜂能手。2016年,龙先兰养殖的蜂群发展到了五十多箱,产出生态蜂蜜三百多公斤,仅此一项就收入六万元。

再次展现在公众面前的,俨然成为具有浓郁苗寨特色的美丽村落,十八洞村也成为当地知名的乡村旅游点,被评为“国家旅游扶贫重点村”,游客络绎不绝。

除了好起来的基础设施,兴起来的特色产业,更令人欣喜的是,精准扶贫激发出了十八洞村人走出贫困的志向和动力。心不贫,志更坚。

2016年5月,杨再康也开办了农家乐。他告诉记者,去年5月至11月,月均收入5000元左右。

村里举办相亲会,已成为公益活动热心人的龙先兰,与邻村姑娘吴满金牵手成功。而当时他给妻子吴满金表演的才艺是俯卧撑。在吴满金眼里,这几十个俯卧撑,是一个小伙子的憨厚和朴实,是一股对生活的韧劲儿。

十八洞村是湖南省湘西自治州花垣县的一个普通村落,地处武陵山腹地。因村旁山中有18个天然溶洞,故名为十八洞村。

当我们坐在平整干净的院落,面对青山幽涧,听跟我同岁的龙先兰讲起他的故事时,他的羞涩和淳朴,像竹篱笆上的瓜花一样。

类似这样的农家乐,村里目前有8家。

如今,全村225户房前屋后都铺上了青石板路,房屋在保持原有苗寨风格的基础上进行了修葺。村里还建设了停车场、公共厕所、观景台和千米游步道。

工作队进驻之后,村里在发生变化,比如最直观的村容村貌。施全友重新燃起“脱单”的希望,他把村里的新貌拍照发给远在广东的孔铭英。

施全友的家在村里观景台的边上,结婚后,他们夫妻在村里第一个开办了农家乐,取名“巧媳妇”。

深山之中的十八洞村,漫山遍野的野生油茶花。

在施进兰看来,真脱贫,还是得靠产业。

十八洞村坚持扶贫先扶志,建强村级组织,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教育引导村民克服“等、靠、要”思想,共同推进特色乡村游扶贫开发。驻村工作队、村支两委和群众还共同总结了“十八洞精神”,那就是“投入有限,民力无穷,自力更生,建设家园”。

但现在身边鲜活的案例表明,“只要努力你也行”。有了这样的背景,村民现在都想方设法图发展。

但一进门,孔铭英还是被吓住了:堂屋地面坑坑洼洼,厨房看上去要垮塌,猪崽就睡在床铺下……

施进兰替他算了一笔账,每公斤蜂蜜售价200元,2016年至少能收入6万元。

2013年,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1668元。2016年,这一数字变为8313元。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新时期扶贫基本方略,作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

2013年11月,在电视上看到总书记到村里的报道,经电话确认后,回到村里,后再次竞选上村委会主任。

因受自然条件的掣肘,很多事以前想都不敢想,得过且过,还曾发现过村民将价值800元的“扶贫仔猪”半价卖掉换酒喝的往事。

改善精神面貌

今年50岁的施关保自幼家境贫寒,从小放牛,牛的生活脾性、寨子周边哪个山头的青草最嫩,他最清楚。

因此在基础设施改善之后,村里首先想到的是发展乡村旅游。

如此一来,就可把村里的农副产品销售带动起来。

2014年初,在县扶贫工作队鼓励下,村民龙先兰试养了4箱蜜蜂,当年收入5000多元。

上文提到的施全友就是其中之一。因当时看到村里实在太贫穷,且山多地少,女友孔铭英回去后,独自去了广东打工。

只要涉及村里的公益事业,斤斤计较的人少了,主动参与的人多了。进村道路升级改造和机耕道等公益建设所到之处,视土地如生命的群众纷纷无偿让出土地,积极投工投劳。

2015年,到周边村寨及县内外的一些养蜂基地取经后,龙先兰贷款3万元修蜂箱、引进蜂种、扩建蜂场,成了远近出名的养蜂能手。

湖南省扶贫办主任王志群评价道:“十八洞村精准扶贫的经验,可学可用,是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重要思想在湖南的成功实践,是我省脱贫攻坚战的重大典型,值得各贫困村复制、推广。”

图片 2

一寨人聚在施全友家,按照苗家习俗抢喜糖,喝米酒,吃长龙宴,热闹了好几天。村里没“脱单”的大龄青年,更是受到极大鼓舞。

有了合适的产业

基于这样的背景,工作队驻村后,和村支两委多次走访及开会研究脱贫方法。

记者采访的前一个月,1974年出生的杨再康刚结婚。此前他一直在浙江宁波从事移动基站维修,月工资3000至4000元。他坦言,除去开销,存下来的钱不多。

同时,升级改造了村小学和卫生室,建立了村级电商服务站,无线网络覆盖了全村。

三年多前,村内道路泥泞,房屋年久失修。2010年,村里的大龄青年施全友在浙江结识了一起打工的重庆姑娘孔铭英。恋爱期间,因担心女朋友看不上自家条件,施全友还特意耍了一个“小心眼”——等和孔铭英相处两年,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后,才将她领回十八洞村。

“脱单”接力

在走访中他们发现,全村40岁以上的光棍,居然还有30多个。这些人大多在外务工,个别甚至有点“自暴自弃”,过一天算一天。而在农村,这样的年纪正是劳动力。

施进兰表示,也不能太多了,从目前游客情况来看,太多了可能会无序竞争。“没有开农家乐的可种菜,村里有规定,农家乐用的蔬菜来自本村农户。此外,农户还可养鸡鸭等,客人有需要农家乐老板打电话送过来就是。”

眼看几年的感情投入付之东流,施全友一度心灰意冷。

县里扶贫工作队进村后,一户一策帮助村民发展脱贫产业。在工作队的帮助下,他办到了贷款,不仅从德农牧业公司领养了12头湘西黄牛,还拿到了4.8万元饲养补助金。

△2014年,十八洞村流转土地1000亩,开发猕猴桃产业。图为猕猴桃产业基地一角。图/龙艾青

今年47岁的施进兰曾在2000年前后担任过一届村主任,后来在浙江台州等地从事数控,月收入能达到7000元左右。

他一直想发展养牛产业,但苦于没有启动资金。

本文由彩8彩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