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追求的嬉皮士,外滩画报

作者:机构设置

有追求的嬉皮士

1972年,高中毕业的乔布斯「必须」上大学读书。这个「必须」是有来历的。乔布斯本人在2005年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中,第一次亲口向公众讲出了其中的原委。

1955年乔布斯出生时,他的亲生父母阿卜杜勒·法塔赫·江达利(Abdulfattah Jandali)和乔安·辛普森(Joanne Simpson)本来想把他寄养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律师家庭。没想到律师临时改了主意,希望收养一位女孩儿。保罗·乔布斯幸运地得到了收养这个旷世奇才的机会。但乔布斯的亲生父母很快得知,保罗·乔布斯和他的妻子克拉拉·乔布斯(Clara Jobs)从没接受过高等教育。这让乔布斯的亲生父母很为难,他们拒绝在收养合同上签字。最终,保罗·乔布斯郑重地向乔布斯的亲生父母承诺,将来一定让这孩子上大学,双方这才达成了收养协议。

里德大学是乔布斯自己选的学校,位于俄勒冈州的波特兰。此前,乔布斯曾去里德大学探望过一位朋友。显然,那次大学之旅一定有什么地方吸引了这个桀骜不驯的小伙子。他从里德大学回来后,就再也不把其他大学放在眼里。他直接告诉父亲保罗·乔布斯说:「我必须上里德大学。」

保罗·乔布斯被里德大学高昂的学费吓住了。

「咱们能上个便宜点儿的大学,或者离家近点儿的大学吗?」父亲试着和儿子商量。

「可我只想上那所大学。要是上不了,我就哪儿也不去。」乔布斯又摆出当年要求父亲搬家给自己换中学时的执拗劲头。

保罗·乔布斯再次妥协了,也许是因为当年收养乔布斯时对乔布斯亲生父母的承诺,也许是因为他对乔布斯的爱,总之,父亲开车把儿子送到波特兰,乔布斯得偿所愿。

天知道乔布斯当时为什么喜欢里德大学,反正绝不是因为这里的教学环境。事实上,乔布斯只在学校里听了一个学期的课,就干脆利落地办了退学手续。老实说,从乔布斯到里德的第一天起,他的心思就没放在读书上。

里德大学以思想开放著称,校园本身就是各类流行思想和叛逆行为的集散地。乔布斯上学的那个年代,美国刚刚经历思想大解放的洗礼,嬉皮士、垮掉的一代、迷幻药、先锋艺术等五花八门的思潮正在大碰撞、大融合。

1999年,一部讲述乔布斯和盖茨的创业历程,名为《硅谷传奇》(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的电影在一开头就为我们再现了乔布斯和沃兹所处的那个时代。电影里,还在上中学的「乔布斯」和正在伯克利读书的「沃兹」在大学校园里亲历了学生们的示威游行和警察的干预和抓捕。两个大孩子在混乱的人群中一边奔跑、躲避,一边兴奋地叫喊。

《硅谷传奇》这部电影本身充满了艺术加工和杜撰的成分,但电影所反映的时代氛围和情感是真实的。现实世界里的沃兹后来评价这部电影时说:「尽管电影里的人物、时间、地点经常出错,但人物性格很准确。当看到电影开头的催泪瓦斯和混乱场面时,我惊呼道:『天哪!那时就是那个样子的!』」

在里德大学,嬉皮士们甚至找到了一处名叫「苹果农场」(Apple Orchard)的地方,把那儿建成了叛逆文化的乐园。年轻气盛、特立独行的乔布斯一到里德,就像青苗发现了沃土,一下子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生活。

和所有那个年代的嬉皮士一样,乔布斯听着鲍勃·迪伦的民谣和披头士的摇滚,读着「垮掉的」诗人艾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的嚎叫主义诗篇,吟诵嬉皮士教父蒂莫西·利里(Timothy Leary)的名言,在校园里穿着满是破洞的衣服闲逛,交结些趣味相投的狐朋狗友,和男孩子们一起泡妞、酗酒,尝试迷幻剂等毒品带来的邪恶快感……他只用了一个学期就发现,他来里德的目的不是读书,而是体验。他坚决退学的时候可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不知道养父曾对亲生父母有过什么承诺。

里德大学的开放不是白来的。即便像乔布斯这样上了几天学就办退学手续的人,校方也不排斥。他们居然允许乔布斯在学校里赖着不走,如果哪天心血来潮,还可以到教室里旁听课程。

乔布斯后来说:「我决定要退学,而且觉得这行得通。我当时确实非常害怕,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曾经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在我退学的那一刻,我终于可以不必去读那些根本提不起兴趣的必修课了,我开始去旁听更有意思的课程。」

当然,退了学就没有了宿舍住,吃、住都成了嬉皮士乔布斯必须考虑的问题。他先是在附近的居民区租房,手头紧的时候就干脆在同学宿舍的地板上凑合睡。吃饭则更是有上顿没下顿,他有时不得不去捡可乐瓶子换钱填饱肚子,或者在星期天走大约7英里远,到一处寺庙吃每周一次的免费餐。在里德,乔布斯过上了真正的流浪汉生活。

通常的乔布斯传记在讲到这一段时,总是刻意渲染乔布斯的嬉皮士特征,很少有人真正注意到,乔布斯和那些只知道无原则叛逆和追求另类生活的嬉皮士相比,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他是个有追求的嬉皮士。

「我喜欢那种生活,」乔布斯说,「我追随着我的直觉和好奇心,当时经历的许多东西后来都被证明是无价之宝。」

在里德大学,当大多数小混混沉溺于酒精、毒品和色欲的时候,乔布斯找到了思想上的依托──禅。没错,就是佛教里的禅宗。当然,乔布斯在里德大学修习的禅宗,虽然勉强算是从六祖传承下来的禅宗支脉,但离我们熟悉的「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中土禅宗,还是有不小的距离。

乔布斯学禅的入门读物是日本禅师铃木俊隆用英文写的《禅者的初心》(Zen Mind, Beginner's Mind)。追源溯流,铃木俊隆算是禅宗南五家之一的曹洞宗在日本的传人。1959年,铃木俊隆禅师抵达美国,凭着六祖「人虽有南北,佛性无南北」一句话,立志教授全无佛学根基的美国人修习禅道,以弘扬佛法。《禅者的初心》就是铃木俊隆禅师为那些对佛学一窍不通的美国人写的英文入门读物。

教美国人学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铃木俊隆禅师自有一套通俗易懂的教学法。有一次,一个美国学生问铃木俊隆禅师,为什么日本人的茶杯做得这么纤细精致,很容易被大咧咧的美国人不小心打碎。铃木俊隆禅师回答说:「不是它们做得太纤细,而是你不知道如何去掌握它。你必须因应情境来调整自己,而不是要环境来配合你。」

因为文化不同,很少有美国人能真正理解禅的奥妙。但毫无疑问,乔布斯属于极少数的例外。禅宗不看重经文,不讲究繁文缛节,不提倡繁琐思辨,「一切唯心、万法唯识」,讲究发自内心的顿悟。这种思维方式正合乔布斯的心性。从《禅者的初心》里,乔布斯看到了一个清净、澄澈、可以任由思维自由行走的理想世界。

因为有追求,乔布斯在里德大学期间,总是根据兴趣到教室旁听对自己有用的课程,例如英文书法课。他后来说:「如果我在大学里没有旁听过英文书法课,Macintosh电脑就不会有那么多漂亮的、比例匀称的字体。」

不得不说,乔布斯后来在苹果体现出的各种天才,包括慧眼独具的战略思考、艺术唯美的产品设计,多少都有一些他此前参禅悟道的影子。正如《禅者的初心》所说:

「做任何事,其实都是在展示我们内心的天性。这是我们存在的惟一目的。」

也许,乔布斯终其一生,都是在实践铃木俊隆禅师的这句话。

乔布斯在里德大学一边学禅一边游荡的时候,沃兹已经在伯克利结束了自己的大学三年级课程。1973年1月,沃兹找到了一份当时所有工程师都梦寐以求的工作──在惠普公司设计计算器。

在沃兹心中,惠普是一个完美的工作场所,有漂亮的办公环境,有无数技术天才聚集在一起讨论问题,有最酷的电子设备和最好的计算机。他进入惠普公司时就告诉自己,这里是一个值得为之工作一辈子的地方。

无论是在上学期间,还是在惠普,沃兹对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嬉皮士文化并不感冒。他觉得,自己和那些嬉皮士根本不是一类人。他从没碰过毒品,30岁以前甚至没喝醉过。个性上的腼腆和内向,让他可以把更多时间和精力集中到工程技术上。

1974年年初,乔布斯终于离开了里德大学,回到了洛斯阿尔托斯的家。这倒不是因为他厌倦了嬉皮士和禅宗并行的生活,而是因为他脑子里冒出了更大的理想──他想筹到一笔钱,然后去印度朝圣,研习更深奥的佛法。

为了筹钱,他必须找一份工作。可是,谁会要一个只在大学校园里鬼混了两三年,根本没好好读过书的嬉皮士呢?从一份报纸广告里,乔布斯找到了一家他喜欢的公司。这家公司叫雅达利(Atari),是美国最早开发电视游戏机的公司。1970到1980年前后的许多经典街机,都是雅达利公司的手笔。

乔布斯走进雅达利公司,对该公司的工程师撒谎说,自己正在参与惠普公司的计算器研发。那语气,就好像他正在惠普工作一样。雅达利那会儿正缺人手干活儿,他们没有核实乔布斯说的是真是假,就直接为他提供了一份每小时5美元工资的临时工职位。

乔布斯虽然没接受过正规的电子学教育,但凭着聪明的头脑,他居然胜任了雅达利公司的工程师工作,像模像样地在雅达利负责游戏机出厂前的调试。等攒到了足够的钱,乔布斯就向公司告了假,和自己大学时的铁哥们儿一起,去欧洲和印度游历了。

印度之行给乔布斯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印象。他第一次看到无数穷苦人在城市里、在田间辛勤劳作。满街都是和嬉皮士打扮类似的流浪汉。不同的是,美国嬉皮士是自己追求叛逆的生活方式,而印度的穷苦人则是迫于生活的无奈。乔布斯发现,那些在田间劳作的人使用的还是几千年前的原始农具。除了参禅求佛之外,这恐怕是乔布斯在印度之行里的最大收获。乔布斯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一种好用的工具将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多么大的帮助。他觉得,自己可以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脑海里正有一个梦想慢慢浮现出来:

「我要改变世界!」

图片 1

相关阅读:乔布斯十大产品盘点| 乔布斯历年玩偶公仔回顾| 图说乔布斯的非凡人生

史蒂夫·乔布斯,作为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办人,先后领导和推出了麦金塔计算机(Macintosh)、iMac、iPod、iPhone、iPad等风靡全球的电子产品,深刻地改变了现代通讯、娱乐和生活方式。

10月6日,苹果前CEO史蒂夫·乔布斯的人生谢幕。这位集天才与暴君于一身的传奇人物,对于禅宗有着西方人少有的参悟。从被逐出苹果后到把苹果带上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巅峰,乔布斯莫不是在追随着心灵和直觉;不论是极简化的个人生活或No Button的苹果产品设计,都有乔布斯对于禅宗的参悟。

虽然在2011年10月5日,56岁的乔布斯因患胰腺癌病逝,但他对世界的影响却并未消逝。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评论他:“乔布斯是美国最伟大的创新领袖之一,他的卓越天赋也让他成为了这个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10月7日,就在史蒂夫.乔布斯去世的第二天晚上,旧金山禅修中心为他举行了悼念仪式。乔布斯生前曾在那里参禅修行,死后,他被当作一名真正的佛教徒,被超度和缅怀。

很多人好奇,这样一位电脑业界与娱乐业界的标志性人物,他的卓越天赋和敏锐触觉到底来自哪里?

在传统的悼亡经文吟诵完毕后,一位禅宗大师还特别为乔布斯追加了一首英文悼念短诗:

但如果说这些都来自禅修,很多人又可能会感到滑稽!

愿我等永恒挚友乔布斯

图片 2

与那所有往生者

但现实是,这个深刻改变世界的人、这个曾引领全球资讯科技和电子产品潮流的人。

居我佛心中长存

确实是一个深受六祖慧能《六祖坛经》思想影响、醉心禅学且深刻懂得“定能生慧”之道的佛教徒。

2003年,乔布斯被查出胰腺肿瘤。与癌症抗争8年后,56岁的乔布斯不幸去世。苹果的时代远未结束,他却在自己事业的巅峰骤然陨落。

1

佛教认为,死亡是回归了“真如”和“大心”,就像水滴落入河流,回归本源。而对于这生死轮回,乔布斯生前便已参透。在2005年斯坦福大学那场著名的演讲中,他把死亡比作生命最好的一项发明创造,因为“死亡作为生命新老交替的使者,它清除旧物,给新生让路。”

他事业的起步,来自于禅修

他继而鼓励大家,“因为时间有限,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勇敢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

乔布斯与佛门结缘,始于1972年的一次选择。

这场演讲激励了无数年轻人重新审视内心,并给了他们追随内心的勇气。

这一年,他选择里德学院读大学。那时他常常跑去嬉皮士的世界——伯克利找沃兹,这无疑影响了他后来的选择。

“追随内心”四字恰是禅宗精髓的体现。禅宗认为“一切万法,尽在自心中,何不从于自心顿现真如本性。”乔布斯便是如此身体力行,在他处在事业低谷时尤为如此。多年后,当他重温那段被苹果公司解雇的失败经历,他说,自己当时没有逃跑,是因为发现自己内心依然爱着他从事的事业。

因为当年的嬉皮士们,内心长满了野草,醉心于东方文明。他们游历高山深谷,既参禅悟道,又吸食毒品。

那之后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他先后创立NeXT和Pixar——后者出品了第一部电脑动画片《玩具总动员》,如今已经是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公司。1997年苹果收购NeXT,乔布斯重返苹果,一直带领苹果成为今天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图片 3

在苹果公司网站缅怀乔布斯的文字中,最后一句是“史蒂夫留下了一家唯有他才能创建的企业”。而站在这家伟大企业身后的,正是作为一名禅者的乔布斯。

而像许多前辈一样,青年时期的乔布斯也是一位嬉皮士,他开始接触东方禅宗哲学是从一本叫《禅者的初心》的书开始的,这本书的作者是日本禅师铃木俊隆。

“新时代运动”下的宗教尝试

13世纪,道元禅师把曹洞宗从中国带回到日本。而铃木俊隆则是曹洞宗派在日本的传人。

乔布斯最初对东方神秘主义产生兴趣是在俄勒冈州的里德学院上学的时候。那是1972年,始于美国六十年代的“新时代运动”正从西欧和北美扩展到世界各地,形成风靡全球的反叛现代性的文化寻根大潮。

1959年,铃木俊隆禅师抵达美国,凭着六祖慧能“人虽有南北,佛性无南北”一句话,立志教授全无佛学根基的美国人修习禅道,以弘扬佛法。

这股风潮从最初的嬉皮士运动演变而来,最终变为对抗物质主义的复归东方思想和原始宗教的精神觉醒运动——以“灵性”、“治疗”、“整合”等观念为依托,试图在传统基督教信仰外重新找回人类与宇宙自然的精神和谐状态。

图片 4

由里德大学过去几名学生建立的“彩虹农场”就是这大时代背景下的产物,60年代末弥漫整个校园的嗑迷幻药的风尚在那里激起了涟漪。迈克尔.莫里茨在乔布斯非官方传记《重返小王国》中写道,“彩虹农场”成了本地嬉皮士活动的大本营,以及作家肯.凯西、诗人艾伦.金斯堡和嬉皮士的精神导师蒂莫西.利里之类人物固定的歇脚点。“学生们大谈佛教和印度教中的‘业’和远游,他们在精神上离经叛道,在生活中身体力行,纷纷拿饮食和毒品做实验。”

因为文化不同,很少有美国人能真正理解禅的奥妙。但毫无疑问,乔布斯是极少数的例外。

乔布斯在那里认识了他日后的好友及工作伙伴丹尼尔.科特基。他们经常泡在图书馆,饱览佛教典籍,痴迷于禅宗佛学,并和其他学生一样对纯哲学和不可知、无答案的问题兴趣浓厚,比如“生命有何真正价值”、“如何才能修身养性”。

图片 5

莫里茨写道,乔布斯和科特基看了书以后互相切磋,不知不觉把那个时代的标准读物一网打尽:《一位瑜伽行者的自传》、《宇宙意识》、《突破修行之物质观念》、《动中修行》,以及日本禅宗大师铃木俊隆的著作《禅者的初心》——这位在美国弘法12年,创立第一所美国禅院的日本禅师日后对乔布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弟子乙川弘文便是乔布斯从70年代起在美国参禅修行的导师。“它强调感悟而不是知识。我看到很多人苦苦思索,却好像没有多少心得。我感兴趣的是那些在抽象的知识以外有重大发现的人。”乔布斯曾对莫里茨说。1974年,乔布斯决定和科特基一起,“光着脚”“穿着破烂衣服”去印度朝圣。在科特基之前,乔布斯已先期抵达,在那里待了几个星期,日后这段日子被蒙上了一层超现实主义的光环。莫里茨描写道,他参加了印度中北部哈德瓦每12年一次的大型宗教节日“无遮大会”“700万人聚集在一座LosAltos大小的城镇。”乔布斯议论说,他看见牧师从河里伸出头来,看到葬礼上燃起熊熊的火堆,看到死尸在恒河中漂流而下。

禅宗不看重经文,不讲究繁文缛节,不提倡繁琐思辨,而讲究发自内心的顿悟。

科特基到达后,他们决定去著名的维伦达文拜见当时最受欢迎的印度教圣徒尼姆.卡洛里.巴巴。可惜去了之后发现巴巴已经去世好几个月,而他的追随者则一心想靠他的名气来赚钱。失去目标的他们开始在印度流浪,起先完全不知道往哪里走,后来他们沿着最近的佛教圣地鹿野苑一路北上,直到接近尼泊尔的地方。“这次旅程是一次苦行僧般的朝圣,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方。”科特基回忆说。

这种思维方式正合乔布斯的心性。从《禅者的初心》里,乔布斯读到了一个清净、澄澈、可以任由思维自由行走的理想世界。

像他们一样出于“生活在别处”的冲动,被隐修所、印度教宗师和离群索居的隐士光环迷了眼睛的西方年轻人比比皆是。这段群体性迷失在奈保尔的《印度三部曲》中被刻画得入木三分:“年轻貌美、四处浪荡的美国妞我遇到太多了。事实上,她们是一种新型的美国人。这种美国人男女都有。他们云游四海,混吃混喝。”“对这帮老美来说,印度——全世界最大的贫民窟——具有异常的吸引力:‘文化’的卑微固然甜美,但‘精神’的卑微却要甜美得多。”

当乔布斯从里德大学辍学返回硅谷后,他经常到日本禅师乙川弘文主持的禅宗中心修习。

那次“朝圣”之旅后,乔布斯对幻想中的印度产生了许多疑问。印度的真实状况与它神圣的光环之间存在触目惊心的差距。他非但没有找到所谓的精神启蒙,印度的贫穷和光怪陆离反而起到一种去魅的效果。“我们找不到一个地方,能呆上一个月,得到醍醐灌顶的顿悟。我生平第一次开始思考,也许托马斯.爱迪生对改变世界作出的贡献,比卡尔.马克思和尼姆.卡洛里.巴巴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大。”莫里茨在《重返小王国》中写道。 2

图片 6

“初心者”乔布斯

这个乙川弘文是乔布斯的灵魂导师,他在1967年从日本来到塔撒加拉美国做铃木俊隆的助理,铃木圆寂后,他在1971年来到洛斯阿尔托斯禅修中心。

印度之行让乔布斯打消了借助某种宗教力量解决内心困惑的想法,转而对强调“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学产生了更浓的兴趣。禅学是汉传佛教宗派之一,它和印度教最根本的差别在于,印度教崇拜神——神代表万有,全知和遍存;而禅宗佛教否定神的存在,强调内心的修行,以实现自己的真实本性。

当年轻的乔布斯困惑于是去日本出家,还是留在美国做一个企业家时,乙川弘文鼓励他按照本心去生活。

日本有两位对西方最有影响的禅宗大师。上世纪初,被誉为“世界禅者”的铃木大拙只手将禅带到了西方。50年后,铃木俊隆做出了几乎不遑多让的贡献。他是禅宗南五家之一的曹洞宗在日本的传人。

因为,真正的佛教徒并非一定要跑到深山野岭里坐禅,努力把事情做好的本身就是开悟。于是,1975年,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在父母的车库里,创办了苹果公司。

因为文化不同,很少有美国人能真正理解禅的奥妙。但毫无疑问乔布斯属于极少数的例外。禅宗不看重经文,不讲究繁文缛节,不提倡繁琐思辨,“一切唯心、万法唯识”,讲究发自内心的顿悟。乔布斯的职业生涯历经的三个阶段——创立苹果公司,被逐出苹果公司,重回苹果公司,就好比从“见山则山”、“见山不是山”到“见山还是山”的参禅顿悟。事过境迁,人还是同一个,而苹果已不是当初的苹果。

图片 7

铃木俊隆的著作《禅者的初心》是当时专为那些对佛教一窍不通的西方人写的著名英文读物。这也是乔布斯学禅的入门读物。日文里的“初心”意为“初学者的心”。铃木俊隆写道,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始终保持这颗初心。它是颗空的心,准备好接受,对一切抱持敞开的态度。“初学者的心充满各种可能性,老手的心却不然。”

2

乔布斯对这句话印象深刻。往后,“初心者”三个字一直润物细无声地影响着他的思考方式。14年前,他在接受《连线》杂志专访时就引用了“初心者”的概念。那时的他重回苹果,心如初心,看待以往的心境已截然不同。他对记者回忆起PC产业的初始年代,“万维网的出现让我想起了那个年代。没有人真正懂这行,没有谁称得上是专家,所谓的专家说的后来都错了。到处都充满开放的机遇。所有的东西在各个方面都没有被限制——或者说,被定义。那种感觉太棒了。”他说,“佛教有一个表达叫‘初心者’。再次作为一个初心者,身上的轻松感超越了成功所带来的巨大压力,让我放开手脚,踏入我生命中最具创造力的一段时光。”

不凡成就,来自于识自心的智慧

另一位对乔布斯影响深远的禅宗大师是乙川弘文。1967年,乙川弘文受铃木俊隆邀请前往旧金山禅院教授禅学。乔布斯正是在那里遇见了这位精神导师和终身益友。这位性格平和、充满智慧、思想开放的禅师除了教乔布斯打坐、冥想,更教会他如何聆听自己的内心。“修行的真正目的是发现你内心的智慧。如果不能发现自己,就无法与任何人交流。”

2005年6月12日,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乔布斯告诉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不要为别人而活,要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

1985年,在被“赶出”苹果公司的那段低迷期里,乔布斯一度不知道对自己的未来该如何决断。他想去日本修行,继续追寻个人生命的真谛,但又不舍放弃创业理想。于是,他向乙川弘文求教。禅师给他讲了那则著名的公案:“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师曰:非风动,亦非幡动,能者心动尔。”他想借此告诉乔布斯,自己的心向哪一边,就往哪里去。“生活在僧院与生活在企业,实质上并没有多少差别。”他说,“禅是一种自我内心的修行,不是非得跑到日本去才能做到。”

图片 8

乔布斯对此十分感激。在成立NeXT公司后,他特别任乙川弘文为公司的精神领袖。1991年,乔布斯邀请乙川弘文出席并主持了他与妻子劳伦妮的婚礼。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一直通过坐禅来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在他两百多平米的办公室里,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房中间的一个坐垫,是用来打坐的。

据说,乙川弘文还是乔布斯位于硅谷家中的常客。他一定会喜欢乔布斯把家布置成的样子。苹果前CEO约翰.斯卡利至今仍记得第一次去乔布斯家的情景。他对CultofMac杂志回忆道,他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幅爱因斯坦的画像,他非常钦佩爱因斯坦;还有一盏蒂凡尼台灯、一把椅子和一张床。他不仅不喜欢被太多东西包围,而且对于挑选东西难以置信地在意。”

他在决策前,会先闭目静坐,然后叫属下将相关产品设计一并放到垫子的周围,来决定选择哪个放弃哪个。他认为当心定下来的时候,直觉会非常的清晰、敏锐。

1982年,乔布斯让著名摄影师安娜沃克尔为其拍摄了一张禅修的照片,他亲自为这张照片题词:“这是一个经典的时刻。我独自一人,所需要的不过是一杯茶、一盏台灯和一台音响。你知道,这就是我的全部。”

图片 9

乔布斯的禅

《六祖坛经》有云:“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很多人回过头重新评价乔布斯的一生,会赞扬他是真真切切改变世界的创新者、艺术家和技术革新者,也不会否认他喜怒无常、独裁和自我主义的一面。他唯一授权的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在为《时代周刊》撰文时写道:“我意识到他的个性在他创造的产品中是那样的根深蒂固。他的激情,他的心魔,他的欲望,他的艺术性,他的胡作非为,他的控制欲都紧密地与他的商业方式结合在一起。”

其实人皆佛,只是私心杂念遮住了佛光,但乔布斯能扫除心灵尘埃,因此就能把握到更高维度的智慧。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消费者趋势策略研究者杰夫.杨认为,他性格的多面性正是集亚洲哲学之微差、矛盾、悖论于一身的体现。作为禅者的乔布斯正被越来越多的人解读。

图片 10

11月中旬,福布斯将与JESSE3设计公司联手推出卡莱布.梅尔比创作的漫画小说《史蒂夫.乔布斯的禅》。故事背景着眼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乔布斯跟随乙川弘文修禅的那段时期,书中对白则基于乙川弘文生前的授课录音和对他早年弟子的采访。该书编辑布鲁斯.艾普宾告诉《外滩画报》,书中对白虽是虚构,但取材是完全源于生活的。

乔布斯相信通过内心的直觉,能够找到一条终极的产品之道。他说:“禅学重视经验,不重视智慧。”

在福布斯提前给出的4页漫画预告中,乔布斯参禅修行的情景栩栩如生——同时,他的缺乏耐心和控制欲也在画中一览无余。

他开始注意到比直觉及意识更高的层次——直觉和顿悟。他跟着这些的直觉和好奇心走, 遇到的很多东西,此后被证明是无价之宝。”

其中一则是1986年,乙川弘文教他“经行”的场景。在设计对白中,乙川弘文说:“经行就是冥想——是理解再生的必经之路。”“再来一遍。”“你为什么停下来?”乔布斯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我需要工作。你却让我一个劲儿地围着这些石头傻走!”

图片 11

也就是说,乔布斯并不是一个十分虔诚的修行者——他缺乏耐心,企图控制场面和环境——就如同他在把关每一个苹果产品时一样。艾普宾说,乔布斯对禅的理解是不完整的、后知后觉的、实用主义的——控制欲强的人,是不肯把原则放弃给禅的——而禅的原则是你越想达到目的,就离目的越远。

后来发生的事情,便众所周知了:苹果推出了iMac、iPod、iPhone和iPad,一举登顶全球公司市值榜第一。

事实上,像乔布斯这样个性鲜明的人做不成禅宗大师并不让人奇怪。铃木大拙曾在《禅与生活》中坦言,“人们往往批评禅是空漠无情,孤独和脱离大众的。在某一范围内,这是不错的。有时候,我们发现禅者处在一种纯粹‘心智’高超的情形中;他很容易离群索居而对他所属的社会一无用处。”

他的业绩太过不可思议,以至于人们把乔布斯当作神一样的人物。

然而,禅有其特有的情感和理智的一面。铃木大拙进一步解释道,悟的体验并没有失去大悲心,但直到目前为止,历史环境使它不能在这方面有所体现。“禅和任何其他宗教一样具有社会倾向,不过由于它强调个人体验,这种社会倾向是在一种比较个人主义方式下表现出来而已。”

3

或许乔布斯的个人主义方式就是弃其糟粕、取其精华,把有用的禅宗理念化为好的产品。禅宗讲究“简单”和“趋于直接”。因此,“极简”成了苹果设计的核心。

直指人心的设计,是他的“禅”

乔布斯一直在做减法。他简化着自己的生活,从一成不变的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到NewBalance993跑鞋,并且从不过夜生活;也简化着自己的产品:不做市场调查,不招收顾问,只生产伟大的产品。

“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六祖慧能所代表的中国禅,强调直觉和顿悟,但要达到“顿悟”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日本传统美学的中心支柱“无”,在极具美学品位的乔布斯那里变成了一种独特的技术和设计思路:NoButton。2000年,iPod横空出世,它的外形设计极其简单,使用者“所见即所得”;2007年的iphone更是把NoButton理念贯彻到极致:一部只有屏幕没有按键的手机。

图片 12

病重后的某天下午,乔布斯在自家后花园对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承认,自己更愿相信死后会有什么留存下来——比如,意识不朽。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死亡就像个开关一样,“啪”的一声,人就不见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不喜欢在苹果设备上用开关吧。”

通常要经历“见山是山”到“见山不是山”再到“见山还是山”的三个阶段。

10月6日这天,乔布斯的开关关闭了。

乔布斯的职业生涯也经历了三个阶段:创立苹果公司,退出苹果公司,重回苹果公司。从Applei到iPod,从“苹果电脑公司”更名为“苹果公司,”乔布斯已逐渐参透了他的“禅”。

相关阅读:乔布斯十大产品盘点| 乔布斯历年玩偶公仔回顾| 图说乔布斯的非凡人生

图片 13

1

在重新回归苹果之后,乔布斯对设计和适用性的强调,赋予了苹果无比优势。典雅、简洁、通用的特性,让电脑产品成为人人能拥有、事事能解决的时尚器物。

相关阅读:乔布斯十大产品盘点| 乔布斯历年玩偶公仔回顾| 图说乔布斯的非凡人生

也就是说“直指人心”在乔布斯那里变成了一种独特的技术和设计思路:NoButton。

10月6日,苹果前CEO史蒂夫·乔布斯的人生谢幕。这位集天才与暴君于一身的传奇人物,对于禅宗有着西方人少有的参悟。从被逐出苹果后到把苹果带上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巅峰,乔布斯莫不是在追随着心灵和直觉;不论是极简化的个人生活或No Button的苹果产品设计,都有乔布斯对于禅宗的参悟。

图片 14

10月7日,就在史蒂夫.乔布斯去世的第二天晚上,旧金山禅修中心为他举行了悼念仪式。乔布斯生前曾在那里参禅修行,死后,他被当作一名真正的佛教徒,被超度和缅怀。

IPhone手机就把NoButton技术和设计理念贯彻到极致,所以,苹果手机成为无数人的选择,很多人选择苹果的原因就很简单:觉得苹果的产品精致、简单又功能强大。

在传统的悼亡经文吟诵完毕后,一位禅宗大师还特别为乔布斯追加了一首英文悼念短诗:

图片 15

愿我等永恒挚友乔布斯

就像杰伊•埃利奥特在《爱乔布斯改变世界的方法》里说的那样,乔布斯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他了解消费者需要什么。

与那所有往生者

这或许也是人们一直关注的问题:“乔布斯到底如何超人一等?”的最好解答。

居我佛心中长存

图片 16

2003年,乔布斯被查出胰腺肿瘤。与癌症抗争8年后,56岁的乔布斯不幸去世。苹果的时代远未结束,他却在自己事业的巅峰骤然陨落。

 其实从乔布斯的经历里,不难发现,六祖慧能的弟子创立的曹洞宗派对他影响深远。

佛教认为,死亡是回归了“真如”和“大心”,就像水滴落入河流,回归本源。而对于这生死轮回,乔布斯生前便已参透。在2005年斯坦福大学那场著名的演讲中,他把死亡比作生命最好的一项发明创造,因为“死亡作为生命新老交替的使者,它清除旧物,给新生让路。”

他通过禅修,了悟了禅宗典籍《六祖坛经》“自性清净”的内核,因而才能站在更高的维度,去洞悉产品、洞悉商业本质,从而取得巨大成就。

他继而鼓励大家,“因为时间有限,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勇敢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

然而成就乔布斯传奇人生的、中国的禅宗思想以及禅宗典籍《六祖坛经》却似乎并不被太多中国企业家所重视。

这场演讲激励了无数年轻人重新审视内心,并给了他们追随内心的勇气。

图片 17

“追随内心”四字恰是禅宗精髓的体现。禅宗认为“一切万法,尽在自心中,何不从于自心顿现真如本性。”乔布斯便是如此身体力行,在他处在事业低谷时尤为如此。多年后,当他重温那段被苹果公司解雇的失败经历,他说,自己当时没有逃跑,是因为发现自己内心依然爱着他从事的事业。

其实,《六祖坛经》,是当今唯一一部出自汉族僧人之手,并被冠以“经”的佛教典籍,是毛泽东外出时必带的经典之一。

那之后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他先后创立NeXT和Pixar——后者出品了第一部电脑动画片《玩具总动员》,如今已经是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公司。1997年苹果收购NeXT,乔布斯重返苹果,一直带领苹果成为今天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它把修行、心性等看似很虚的问题落实到现实生活中,并且总结出了切实可行的方法,使人可依之而行。

在苹果公司网站缅怀乔布斯的文字中,最后一句是“史蒂夫留下了一家唯有他才能创建的企业”。而站在这家伟大企业身后的,正是作为一名禅者的乔布斯。

因此,无论是企业领袖,还是中层管理,或是激流勇进的创业者,《六祖坛经》中的禅修思想,都能助你像乔布斯一样获得高能量层次的内在智慧。

“新时代运动”下的宗教尝试

图片 18

乔布斯最初对东方神秘主义产生兴趣是在俄勒冈州的里德学院上学的时候。那是1972年,始于美国六十年代的“新时代运动”正从西欧和北美扩展到世界各地,形成风靡全球的反叛现代性的文化寻根大潮。

而为了推广《六祖坛经》,为了让更多的人因这部佛教经典而修炼成为一流的管理大师,成就不凡的事业。

这股风潮从最初的嬉皮士运动演变而来,最终变为对抗物质主义的复归东方思想和原始宗教的精神觉醒运动——以“灵性”、“治疗”、“整合”等观念为依托,试图在传统基督教信仰外重新找回人类与宇宙自然的精神和谐状态。

先天智慧导师李淙翰携手刘丰教授,分别从新时代国学角度和高纬度生命角度,来诠释这部人类历史上的经典。

由里德大学过去几名学生建立的“彩虹农场”就是这大时代背景下的产物,60年代末弥漫整个校园的嗑迷幻药的风尚在那里激起了涟漪。迈克尔.莫里茨在乔布斯非官方传记《重返小王国》中写道,“彩虹农场”成了本地嬉皮士活动的大本营,以及作家肯.凯西、诗人艾伦.金斯堡和嬉皮士的精神导师蒂莫西.利里之类人物固定的歇脚点。“学生们大谈佛教和印度教中的‘业’和远游,他们在精神上离经叛道,在生活中身体力行,纷纷拿饮食和毒品做实验。”

图片 19

乔布斯在那里认识了他日后的好友及工作伙伴丹尼尔.科特基。他们经常泡在图书馆,饱览佛教典籍,痴迷于禅宗佛学,并和其他学生一样对纯哲学和不可知、无答案的问题兴趣浓厚,比如“生命有何真正价值”、“如何才能修身养性”。

他们结合现实生活和企业管理中的场景,深入浅出的再现了如何向内观、如何顿悟、如何回归自在、如何获得高纬度能量的生命和工作状态……

莫里茨写道,乔布斯和科特基看了书以后互相切磋,不知不觉把那个时代的标准读物一网打尽:《一位瑜伽行者的自传》、《宇宙意识》、《突破修行之物质观念》、《动中修行》,以及日本禅宗大师铃木俊隆的著作《禅者的初心》——这位在美国弘法12年,创立第一所美国禅院的日本禅师日后对乔布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弟子乙川弘文便是乔布斯从70年代起在美国参禅修行的导师。“它强调感悟而不是知识。我看到很多人苦苦思索,却好像没有多少心得。我感兴趣的是那些在抽象的知识以外有重大发现的人。”乔布斯曾对莫里茨说。1974年,乔布斯决定和科特基一起,“光着脚”“穿着破烂衣服”去印度朝圣。在科特基之前,乔布斯已先期抵达,在那里待了几个星期,日后这段日子被蒙上了一层超现实主义的光环。莫里茨描写道,他参加了印度中北部哈德瓦每12年一次的大型宗教节日“无遮大会”“700万人聚集在一座LosAltos大小的城镇。”乔布斯议论说,他看见牧师从河里伸出头来,看到葬礼上燃起熊熊的火堆,看到死尸在恒河中漂流而下。

因此,如果你对乔布斯的成就艳羡不已;如果你正为企业经营而头疼不已;如果你一直处于浮躁状态,无法获得心灵的宁静……

科特基到达后,他们决定去著名的维伦达文拜见当时最受欢迎的印度教圣徒尼姆.卡洛里.巴巴。可惜去了之后发现巴巴已经去世好几个月,而他的追随者则一心想靠他的名气来赚钱。失去目标的他们开始在印度流浪,起先完全不知道往哪里走,后来他们沿着最近的佛教圣地鹿野苑一路北上,直到接近尼泊尔的地方。“这次旅程是一次苦行僧般的朝圣,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方。”科特基回忆说。

那就跟着李淙翰老师和刘丰教授,去学习来自千年前的《六祖坛经》,从而获得无上的智慧,过上自在的人生吧!

像他们一样出于“生活在别处”的冲动,被隐修所、印度教宗师和离群索居的隐士光环迷了眼睛的西方年轻人比比皆是。这段群体性迷失在奈保尔的《印度三部曲》中被刻画得入木三分:“年轻貌美、四处浪荡的美国妞我遇到太多了。事实上,她们是一种新型的美国人。这种美国人男女都有。他们云游四海,混吃混喝。”“对这帮老美来说,印度——全世界最大的贫民窟——具有异常的吸引力:‘文化’的卑微固然甜美,但‘精神’的卑微却要甜美得多。”

戳下方二维码,即可免费试听相关课程~

那次“朝圣”之旅后,乔布斯对幻想中的印度产生了许多疑问。印度的真实状况与它神圣的光环之间存在触目惊心的差距。他非但没有找到所谓的精神启蒙,印度的贫穷和光怪陆离反而起到一种去魅的效果。“我们找不到一个地方,能呆上一个月,得到醍醐灌顶的顿悟。我生平第一次开始思考,也许托马斯.爱迪生对改变世界作出的贡献,比卡尔.马克思和尼姆.卡洛里.巴巴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大。”莫里茨在《重返小王国》中写道。 2

↓↓↓

图片 20

本文由彩8彩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